“考研热”的冷思考

21日开始的这个周末,很多年轻人将走进考场,参加2020年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20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2015年以来,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屡创新高,2019年达到290万人,2020年首次突破300万,达到341万人。考研热连年升温,弃考率也居高不下,研究生学历的含金量饱受争议。

根据近几年20%到30%之间的弃考率,虽然今年报考人数为341万,但最终完成全部考试的可能只有七八成。笔者认为,之所以存在这一现象,是不少人当初报名时没有想清楚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考研,而只是视为“道路千万条”中的一条出路,先报名再说。甚至,在录取阶段也存在这种现象。今年9月底湖南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研究生院发布公告,拟取消郑某等69名研究生入学资格,就曾引起舆论关注。

白皮书显示,从年龄分布情况来看,20岁至50岁年龄层在上海在线学习群体中占比超过80%,说明中青年人群是上海在线学习的主流群体。同时,61岁以上高年龄层占比超过10%。并且,结合不同年龄层次对人工智能的了解情况,61岁以上高年龄层认为自己非常了解人工智能,其比例远超60岁以下群体。

白皮书认为,这说明随着上海城市加速老龄化发展,高年龄层学习者群体不断扩大,愈发注重在线学习和能力提升,教育教学领域人工智能已经向这一群体扩展普及。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上海人工智能专业企业超过1100家,产业规模在1300亿元人民币以上。在技术快速发展和产业化推动下,众多人工智能企业进入教育学习领域,教育评测、拍照答题、智能教学、智能教育、智能阅卷、人工智能自适应学习等落地场景。在上海,在线学习群体主要集中在K12教育和高等学历教育及职业培训群体。

在线学习者群体学历发布图。供图

从职业分布来看,公司企业工作人员、专门职业、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占比超过55%;同时,自由工作、个体经营人员占比将近20%。结合职业分布对人工智能课程的付费意愿情况,公司白领和个体经营者付费意愿金额较高,自由工作者中有13.9%比例愿意支付10000元人民币以上接受人工智能课程学习。

如今,我国一些地方本科院校毕业生是考研的主力军,其考研率超过60%,部分院校的考研率甚至高达70%、80%。而这些院校的办学定位本应以就业为导向,进行职业教育,培养高素质的职业技术人才和应用型人才。为了将更高的考研率作为招生的“金字招牌”,以及提高就业率(考上研究生人数也作为已经就业人数),在这些学校里考研也演变为应试教育。学校如同“高四”一样,围绕考研组织教学,非考研科目课程教学被边缘化。如此一来,学生接受的本科教育并不完整。即便能考上研究生,他们的学术素养也令研究生招生单位担忧。

白皮书认为,上海市场上的人工智能+教育产品发展迅速,但较多仍然以知识为中心,功能主要集中在模式识别、智能交互、学情分析、智能助教、智能推送等轻量级人工智能应用领域,较少采用学习者画像等智能化技术针对学习者特征进行个性化学习分析,从而实现高阶智能化教育辅助。从未来展望情况分析,超过60%的学习者对于人工智能在教育教学领域的拓展应用持较积极态度,但对个人信息保护与人伦情感维系意识也越来越强烈。(完)

原标题:熊丙奇:“考研热”的冷思考

调查还显示,对人工智能课程费用,普遍能接受的是1000元以内的程度。31-40岁学习者中,有将近50%比例愿意支付1000-5000元接受人工智能课程学习,在这一付费金额区间的年龄分布中居首。

针对火爆的考研场面,有专业人士建议,可进一步扩大研究生招生规模,因为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的千人注册研究生数还比较低。2018年我国的每千人注册研究生人数只有1.96人,而美国近年来一直保持在9人以上,英国为8人以上,加拿大为7人左右,韩国是介于6人到7人之间。尽管我国研究生扩招还有很大空间,但如果扩招是迎合“应试考研”和“学历情结”,那无益于保障研究生教育质量,反而会导致研究生进一步贬值,白白浪费了教育资源。

笔者认为,我国要进一步改革研究生制度,完善研究生推免制度,建立具有公信力的研究生申请—审核录取制度,以破除“应试考研”。同时,在进入高等教育普及化时代后,需要改革人才评价体系,推进我国社会从学历社会走向能力社会,不再“唯学历”评价人才而要重视人才的能力。在这样的人才评价体系下,学生考研才能以提升能力为主线进行规划,而学校办学也才能摆脱学历导向,形成我国高等教育与社会人才需求的良性互动。(作者是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概而言之,当前的考研热有着诸多不理性成分。它是大学生对就业不满意,地方本科院校以考研为导向办学,学历社会存在的“学历情结”等综合作用的结果。一些学生把考研作为“就业避风港”,“随大流”盲目报考,导致考研报考人数井喷。调查显示,我国约八成考研学生希望通过提高学历增添就业竞争力,出于学术研究兴趣报考研究生的不足二成。这种单纯以“学历证书”为导向的考研,实际上并不利于提高学生本人的竞争力,还会导致人才培养结构和质量无法满足社会需要。

从学历分布情况来看,上海在线学习者中本科学历占比最高,超过50%以上的在线学习者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专科学历占比也超过30%。说明高学历人群是上海在线学习的主要群体。

白皮书提出,上海在线学习者对人工智能的认知与接受已较为广泛,绝大多数学习者认为“提升学习者体验”是未来人工智能在教育教学中最具价值的应用。

白皮书分析,这表明上海作为国际化大都市,职场竞争激烈,在职工作人员职业竞争压力较大,职业发展和技能提升意愿较强烈,对于人工智能相关知识的渴求度较高。而且,上海外向型经济特征明显,开放不断提高,更多自由工作、个体经营型职业为人们所接受,存在较多了解人工智能相关知识、进行自我提升的需求。

在线学习者群体职业分布图。供图